v889b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起點-018 怪異來敲窗閲讀-6m1l2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和马沉思了一会儿,觉得就这么干想也没啥用,便对面前的赤西小姐说:“感谢你提供的情报,我这边有结果了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说罢他拿起面前的茶杯,把里面的茶一饮而尽——听赤西小姐说了那么久,茶已经不烫了。
“那么,我就不打扰赤西小姐休息了。”说着和马站起来。
“您慢走。”赤西小姐赶忙也站起来,“请还渡边君还有小田君一个公道。”
“我会的。我是说,如果确实有不公的事情发生的话,我会导正它。”
和马说完就领着晴琉离开了房间。
赤西枫一直用复杂的表情看着和马的背影。
**
出了赤西枫的房间,晴琉迫不及待的问道:“你觉得怎样,真相是什么?”
“我又不是福尔摩斯,能一下子就知道真相。不对,福尔摩斯也不是总能一下就知道真相,小说里的描写是他时不时要在客厅里抽一个通宵的烟斗才能想到真相,偶尔还来点**因。”
“谁管小说里怎么样啦。”晴琉挥挥手,“你不是已经去神社调查过了吗?再加上这位的证词……”
“这远远不够啦,接下来我要去问问玉藻,看她对这个妖狐的传说怎么看。”
晴琉皱眉:“那个传说,和这个案件有关联吗?”
“说不定呢。”
晴琉:“说起来,听赤西小姐转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怎么,怕今晚做恶梦?那你可以到我房间来睡。”
“去死!”晴琉毫不客气踹向和马,然后理所当然的被躲了。
天才酷寶,清閑媽 丁橙
**
和马在澡堂外面碰到正在喝牛奶的玉藻。
她一看到和马就问:“你们该不会直接跑去问新住客去年的事情吧?”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是新住客之一主动找上我们啦。她们还在里面?”
“是啊,我的头发洗起来比较简单,不用怎么护理,她们还在里面折腾护发素呢。”
和马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这都折腾这么久了!”
“女孩子是这样啦。”玉藻笑道,然后话锋一转,“所以,有什么新的展开吗?”
“有的有的。”和马在玉藻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把刚刚从赤西枫那边了解到的情况简略的说了一遍。
玉藻用手指敲打着手中奶瓶,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亲眼看见白发的妖狐抓走了邻居家的孩子?这就有意思了,据我所知各地传说中的妖狐,都没有这样自己动手的。
“妖狐传说中,除了玉藻前这种之外,流传比较广的是在荒山野岭里用法术变个房子,等旅人过来下榻,然后拿出树叶变的美味佳肴招待客人。”
晴琉:“然后把人吃了?”
和马摇头:“没有啦,一般都是客人在云雨之后沉沉睡去,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睡在深山老林里,身上盖的被子是树叶变的。”
晴琉:“整那么多事就为了把旅人睡了?这妖狐太欲求不满了吧?”
玉藻:“那些都是乡野的不入流妖狐啦。”
和马看着玉藻,说:“那住在人类城市里的大妖狐会怎么办?当妈妈桑?”
“住在人类的大城市里的大妖狐没有那种原始冲动,并不会如野兽一般的发春哦。”
晴琉狐疑的看着玉藻:“为啥你说得这么确定,你又不是妖狐,你咋知道?”
和马跟着起哄:“对啊,你咋知道?”
玉藻微笑着把话题拉回正题上:“我总结一下:渡边君在从野田奶奶那边打探出消息之后,就去神社了解相关的传说,回来就变得严肃,一副有心事的样子。
“赤西枫小姐很担心,就打发小田君去安抚他,结果两人一起变得严肃了,并且还不肯告诉赤西小姐发生了什么。”
和马点头:“对,然后第二天就发生了事件,渡边君身亡,小田君进入植物人状态。”
玉藻:“再然后赤西小姐就怀疑是神社的神主大人灭口。可是那样的话,小田君没死啊,这灭口灭得也太不专业了吧?”
晴琉:“也可能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干完就慌忙跑路,没有确认两个人的生死。这种应该还挺常见的。”
“但是今天我和玉藻去神社,神主也在怀疑渡边君是他杀。”和马顿了顿,“也有可能是在神社的时候神主跟渡边君说了什么涉及到第三方的秘密,然后被第三方灭口啊。”
晴琉:“那明天我们进山去找找线索?去看看去年发现渡边君和小田的地方?”
玉藻摇头:“那应该没用,已经过去一年时间了,又是野外,指不定山体都在下雨的时候滑坡了几次了,肯定什么都找不到。”
晴琉:“那咋办嘛!”
和马耸肩:“说不定能从神主这一年时间里捡回来的东西中找到一些线索。”
“你没问问龟背牌的事情?”玉藻问道。
地仙正道 新叶道君
“没有,”和马摇头,“这个女人自己也没洗清嫌疑呢,出事那天她也在山上,所以我不想让她知道我们掌握了什么。”
晴琉:“你们说这个龟背牌我也是第一次听说,那是啥?”
“一种占卜道具,上面有三眼神童那红色的神枪上的符文。神主上山采药的时候捡回来的。那个人好像一直都在借采药的名义,在山上晃悠,找证据。”
和马话音刚落,美加子、日南里菜、保奈美、千代子和甘中学姐五人一起掀开门帘从澡堂里出来。
偌大的空间立刻就热闹起来,变得不适合玩侦探游戏盘案情。
于是和马转向姑娘们,一眼就看到美加子额前挑染的红色发丝,便说:“美加子你不藏你的挑染了吗?”
“反正放假,不藏了!”美加子大声说,“等开学再梳个会把挑染藏起来的头型。”
晴琉也扭头看着美加子,揶揄道:“我这摇滚少女尚且一头黑发,你这考上上智大学的尖子生居然玩挑染。”
仙国反天 白子233
美加子其实只染了非常小一束头发,很容易就能藏在她那一头黑发中。
只不过她染这个是非常鲜亮的红色,一旦放在可以被看到的位置,就无比的显眼。
和马作为黑长直爱好者,本来不喜欢那种过于鲜亮的颜色,但是对美加子这个挑染,他竟然完全可以接受。
说话间五个妹子一起跑到了卖牛奶的贩卖机前,购买自己喜欢的乳制品。
美加子最先买好牛奶,蹦蹦跳跳的跑过来,坐在和马身旁,一边开盖一边问:“晴琉琉,和马,你们不喝牛奶吗?”
“我们早喝完了。”
不但喝完了,还去查了一波案呢。
美加子看起来也就是这么一问,并不真的关心和马他们喝不喝牛奶,她掀开牛奶的盖子,用梁山好汉喝酒的架势咕嘟咕嘟喝了大半瓶,然后发出“噗哈”的声音。
“洗完澡之后喝牛奶,真是爽啊!”
和马看着她随着身体动作抖动的赘肉,也觉得很爽。
其他妹子也拿着牛奶走过来。
千代子问和马:“哥,我看那边贴的海报,好像神社的祭典明天就可以去了。”
和马回忆了一下今天自己去神社时的所见,疑惑的反问:“明天就可以去了?我们今天下午去神社的时候,没看到祭典的店铺那些东西啊,事实上神社现在空荡荡的,啥也没准备啊。”
千代子耸肩:“那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海报上写的明晚祭典就开始了,持续两周呢。”
“祭典除了放烟花和晚上的游园之外,还有很多别的活动啦,可能有神轿游行啦和各种竞技比赛啦。”玉藻解释道,“如果只想晚上逛神社的摊吃小吃捞金鱼,那只要关注放烟花的日子就好啦,放烟花那天神社肯定有摊位。”
千代子点头:“是这样啊,我以为都像东京的祭典那样,写着什么时候开始,那时候去神社就有祭典可以逛。”
“东京的祭典都是为了适应城市生活进行过简化的。”玉藻笑道,“桐生道场在葛氏区,都很熟悉帝释天的祭典吧,那个原本也是要搞两周的哦,但现在都是祭典当天去看游街,再去庙里拜一下就完事了。”
玉藻话音落下,美加子就以国民喜剧《寅次郎的故事》那经典的开场旁白的口吻说道:“我叫美加子,出生在葛饰柴又,是帝释天的水把我养大,人们都叫我疯疯癫癫的啊猴。”
和马:“怎么,美加子你以后也打算像寅次郎那样到处流浪吗?”
“哈哈,那样也不错呢,晴琉也一起来?”
“我才不去嘞!”
美加子假哭起来:“呜呜被讨厌了,果然晴琉琉看不起我这个当姐姐的。”
“你啥时候成我姐姐了?”
美加子无视了晴琉唱起寅次郎的故事的主题歌《男人好辛苦》,然后把歌词里的“妹妹”全改成了“晴琉琉”。
晴琉面无表情的对她说:“美加子,把手给我。”
“哈,干嘛?”美加子看了看晴琉伸出来掌心向上的手,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手盖上去,“汪。”
“吃我过肩摔吧!”
“呀!”
美加子被晴琉甩过肩头,然后重重的仰面摔在地上。
“我的后背,我的脊椎一定被摔伤了!”她嚷嚷着。
晴琉:“脊椎受损的话,括约肌会失去控制,人会拉得满地都是,你拉我看看。”
“诶,为啥晴琉琉会知道这种事?你该不会实际打断过别人的脊椎吧?”
晴琉俯视着躺在地上的美加子,双手抱胸不回答。
美加子一骨碌爬起来,跑到和马身边,摆出一副把和马当作掩体的架势:“晴琉琉刚刚的表情好可怕,我被吓到了,今晚会做噩梦的,所以和马我能去你房间睡吗?”
和马:“不能。”
其实和马挺想说“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的,但那就太明显了。
“诶,和马好冷淡!如果是晴琉琉今晚怕得睡不着来找你,你肯定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晴琉大喊:“我才不会咧!”
**
半夜。
“我……睡不着,和我聊聊天吧。”晴琉抱着枕头,站在和马房门外。
和马想笑,但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还是从门口让开:“进来吧。说好只聊天哦。”
“废话!不然还能干什么?”晴琉翻了翻白眼,“还有,我可不是害怕,我只是失眠了!”
“是是。”和马到套房配套的茶水间,把电水壶的开关打开,准备泡茶。
晴琉:“我可是摇滚少女,不可能会怕那些东西!懂吗!”
“懂,我懂。你就是失眠了,无聊,想找个人聊聊天。”和马回应道,故意无视了晴琉抱着的枕头。
晴琉走到房间的窗户边的椅子上坐下。
因为和马只开了房间里的小灯,光亮很弱,所以坐在窗边的晴琉沐浴在月光里。
“我一直在想,”她看着窗外说,“赤西小姐从野田奶奶那里听来的故事到底怎么回事。总不可能是野田奶奶小时候眼花了吧?”
“谁知道。也许明天天亮之后,我们应该去找野田奶奶问一问。”和马来到茶水间门口,靠着门框看着晴琉琉,“怎么,你就是一直在想这个才睡不着?”
“我、我就是好奇!我本来以为玉藻会给这件事一个符合科学的解释,可她完全没解释嘛。”
和马耸肩:“毕竟是那么久远以前发生的事情,大正时代耶,那时候我老爸都没出生呢。”
“嗯……”晴琉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一副难以释怀的模样。
这时候和马听见电热水壶发出滴滴的声音,说明水到了和马设定的温度。
于是和马转身回到茶水间,准备泡茶。
这时候,他忽然听见晴琉发出惨叫。
“呀啊!”
紧接着粗暴的敲窗玻璃的声音响起:哐哐哐!
和马反身冲出茶水间,看到晴琉的椅子向后翻倒,她人趴在地上一副要逃离窗户,但手脚不听使唤的样子,脸上写满了恐惧。
“和马!”
重生末世當宅男
她大叫着。
她身后,本应从窗户中透入的月光被外面的什么东西挡住了大半,有人从外面粗暴的敲着玻璃。
和马抄起门口和行李摆在一起的木刀,冲向窗户。
玉藻说过,强大的人类对付妖魔鬼怪,只要木刀就够了。
他快到窗户的时候,敲窗的声音消失了,月光重新照了进来。
外面那个存在明显跑路了。
和马刷啦一下打开窗,探身出窗外先往上看——习惯了。
TFBOYS之遇見歸來
然后他才往四周看,正好看见一个身影从旅馆的屋檐跳向森林的树梢。
和马:“晴琉,你去找玉藻!”
说完他跃出窗外。
妖魔鬼怪哪里走!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