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iut精华玄幻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線上看-189 喬墨兒躲避耿逸懷熱推-c6ap1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我记得有一次,我偷溜出了耿王府,我的世子哥哥还发了疯的在整个临安城里找我,生怕我会被人拐走了,还好我记得回家的路,不然他一定会担心死了;我还记得当时他找到我后,抱着我一直亲一直亲,好像我一转身他就抓不住的样子。”
乔墨儿说耿逸怀亲她,无拴立刻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夫人,耿世子居然敢轻薄于你!他真的是不想活了!”
“我看不想活的是你,赶紧给我坐下来,要是不想听,早点儿出去,我还想多睡一会儿呢!”
小黃車的前世今生
乔墨儿拿着花生米砸向无拴,示意他赶紧坐下来,别一惊一乍的,搞得她也是怪尴尬的。
无拴当然想听了,于是他闭紧嘴巴,继续坐下来听乔墨儿说道。
“世子哥哥没有亲我嘴巴,他是我的哥哥,当时只是亲亲我的额头以表关心;就这点儿分寸,虽然我人小,但是男女之间的僭越,我还是明白的,所以你就不要打断我继续往下说的兴趣啦。”
乔墨儿好像很喜欢和无拴说这些事情,“紧接着,世子哥哥……”
乔墨儿说了很久很久,终于等到她说到见到了韩云熙;只可惜天已经亮了,无拴得回去照顾韩云熙了,只能遗憾的对乔墨儿说道:“夫人,等下次我听你说故事吧。”
“小拴拴,我都说了多少遍,我不是你夫人,你要是再乱说话,你就别来耿王府看我了。”
无拴才不听乔墨儿的警告呢,他要喊她一辈子的夫人,最好把夫人的记忆唤回来,这样庄主是不是也快好起来了。
无拴走后,乔墨儿确实有点儿乏了,她窝在桌子上睡着了,自己都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妖精的妄想曲 不訴
“小姐,您终于醒了。”
小庆守在乔墨儿身边一宿,乔墨儿终于醒了过来,她的喊声,最终还是把耿逸怀给吸引过来了。
耿逸怀上前摸摸乔墨儿的脑袋,看她额头现在还烫不烫。
“世子哥哥,怎么这么看着墨儿啊,是墨儿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乔墨儿伸手擦拭着自己的脸,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呢。
耿逸怀抱住乔墨儿,心疼她说道:“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了。”
乔墨儿被耿逸怀抱在怀里,有那么一丢丢的不自在,在没有遇到韩云熙之前,乔墨儿对耿逸怀的亲近还是挺欢喜的,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拥抱她的人不是韩云熙,她就有点儿排斥,甚至想要推开抱住自己的耿逸怀。
“世子哥哥,你太用力了,墨儿快喘不过气来了。”
村姑召夫令
乔墨儿假装呼吸不过来,这才让耿逸怀松开她。
“谁让你去柴火房的?”
“墨儿做错了事情,拿了世子哥哥的弓箭,伤了不该伤的人。”
“你伤了谁?”
耿逸怀从军营里收到消息,乔墨儿被关进了柴火房,一路快马加鞭回到了临安城,当他看见乔墨儿的时候,乔墨儿已经晕倒在了柴火房里,里面还有不少即墨烧的酒瓶,和散落一地的饭菜。
“墨儿伤了侧妃的丫鬟春兰,嫂嫂不在府内,侧妃做为耿王府管事之一,就替嫂嫂惩罚了自己。”
“这个时候,耿王妃竟然不在?乔涵儿她又是什么身份,凭什么对你做出惩罚,她何时有这么大的权利,来关押你了?”
耿逸怀处处都在维护乔墨儿,就连伤了人,本该就是要受罚的;但是到了耿逸怀的嘴中,怎么感觉乔墨儿才是受害者,那个春兰和乔涵儿就成了害人之人。
“世子哥哥你就不要怪嫂嫂了,本就是墨儿不小心贪玩,才惹了这件祸端,侧妃也只是关我禁闭,没有什么大碍的,她一定不是故意要在饭菜里下毒,毒害我的。”
乔墨儿一股脑的说出了饭菜有毒的事情,她本来没有想说这件事情的,只是自己的嘴巴比较诚实,说的要比想的快。
乔墨儿此话一出,赶紧捂紧了嘴巴,一是怕耿逸怀多想,二是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个绿茶,把不该说的话都说了,甚至还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下毒害你?乔涵儿,你还真是有通天的本领;来人把侧王妃给我关进柴火房里,罚她抄写经书一百遍,任何人都不可以接近柴火房!”
乔墨儿抓住发脾气的耿逸怀,但很快又把手松开了,“世子哥哥,你不要这么发脾气好吗?”
乔墨儿把手收回去的那一个细微的动作,像一根针一般,深深的扎进了耿逸怀的心里:她怎么会把手收回去,以前的她不管怎么样都会死死的抓住自己的手。
“墨儿,我不生气了,你不要担心;看在你的面子上,来人就饶了那个侧王妃,不需要关禁闭,但是该罚的经书还是要抄的。”
至尊逍遙神 花開的石頭
耿逸怀帮乔墨儿挂起耳边的头发,宠溺的对她说道。
“罚,当然得罚了,就按最厚的那本经书罚她,让她抄上一百遍,才能让墨儿的心里好过一些。”
乔墨儿知道自己避讳的有点儿明显,当耿逸怀伸手过来挂她的头发的时候,故意忍住排斥,还同他开起了玩笑。
“嗯,就按你说的办。”
耿逸怀刚起身,乔墨儿又拉拉他的衣摆。“世子哥哥,你不是应该在军营吗?怎么会回到了临安城?战已经打完了吗?”
“没有,我是回来给皇上送点儿东西,顺便回来看看你,明天一早我还要赶回军营呢。”
妙手小神农
其实耿逸怀是私自逃出军营,没有同军营里的乔亦珂商量,他没有办法开口告诉乔亦珂,他的妹妹乔墨儿还活着,如果告诉他实情了,他一定也会连夜从军营同他一起赶回来。
耿逸怀其实是有私心的,三年前他骗了所有人,帮乔墨儿也做了一个牌位,说是她真的已经驾鹤西去了。
灵源 忆念
远在楚云庄的乔於珂和乔亦珂听到这个消息后,都哭红了双眼,连夜从楚云庄赶马车回到了临安城。
当时的耿逸怀假装私自做主,火化了乔墨儿的尸身,才导致了乔於珂和乔亦珂信以为真,在临安城呆了有小半月才从悲伤里走出来。
乔於珂和乔亦珂二人虽然难过乔墨儿的死,却对大夫人还有乔丞相的死,一点儿也不伤心,包括乔心儿的死,他们也没有像哭乔墨儿那般,哭的伤心的狠,有的时候,甚是怀疑乔墨儿不是他们的妹妹,而是他们喜欢的人,不然为何赶回临安城的时候,竟然可以连自己的夫人,都不一起带回到临安城参加祭祀。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