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tcy4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劍骨討論-第四百七十一章 擁抱太陽讀書-q2hj8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韩约竟然答应了自己的要求?
宁奕心底略微讶异,但面容上倒是没有表现出来。
他沉吟片刻,依然捏着桃花的脖颈,问道:“甲子城的生灵,现在还活着么?”
韩约同样缓缓抬起一只手。
他轻声道:“在这里。”
琉璃盏内,那片无垢的混沌世界,悬浮于韩约掌心位置。
上下四方,洪流滚滚,有一张又一张面孔游掠交融,这是一座存于掌上的“人间炼狱”。
宁奕看到了自己熟悉的面孔。
宋净莲,朱砂,姜玉虚……都在其中。
自己在甲子城的推演没有错!
他们果然都还活着。
“哗——”
宁奕松开了桃花的脖颈,将其推向韩约身旁。
他不是一个出尔反尔之人,韩约解答了自己的问题,他自然会放了桃花,只不过……在松手的那一刻,宁奕的另外一只手臂已经抬起。
两根手指并拢。
一缕精灿剑芒,在指尖凝聚,瞬间迸射而出。
“轰”的一声!
一道绚烂屏障,在桃花背后绽放,书生在宁奕松手瞬间便前跨一步,一步便来到了桃花身旁,他面无表情抬出一只手掌,两道不朽特质在空中对撞——
神性对决至阴!
大泽上空,盛开一场璀璨烟花,书生和宁奕,各自蹬蹬蹬退后数步。
重新站稳的韩约,已经将桃花纳入自己琉璃盏中,牢牢护住。
“宁奕,甲子城这些人的生死,都在我指掌之间。”韩约淡淡道:“你若想救他们……不如便化为本座天道化身,助半座重开六道轮回。”
“大梦还没醒呢?”
武尊重生 凶残的香
宁奕冷笑一声,举起细雪,指向韩约。
降临诸天 三丈红尘
桃花的生死,他其实并不在乎,只要杀了韩约,琉璃盏内的那些孽修,自然都得死。
都市之王者巔峰
“本座从不食言。”书生挑起眉毛,掌心托举混沌世界,微笑道:“你只要答应本座,本座立刻放了甲子城这些人……你若是真心想救宋净莲,朱砂,便该答应下来。”
“我杀了你,自然就救下他们了。”
宁奕刚刚准备出剑。
穹顶之上,忽然响起滚滚落雷之音——
一时之间,天翻地覆。
整座琉璃山大泽,似乎有天灾降世一般,苍穹之上飞雷滚滚,剑气洞穿霞光,将天幕戳出了一个巨大窟窿。
韩约神情自若,缓缓抬头。
目光所及之处,尽是剑气,剑气倾落,极其疯狂,如一场灭世之雨,纷纷扬扬坠砸而下——
一辆携滚风雷的巨大辇车,轰隆隆从天幕窟窿之中驶出。
那辆辇车之上,端坐着一男一女,神情被雷光笼罩,模糊如神灵一般,气态巍峨,神情庄严,背后一轮巨大飞剑开屏,三十六柄涅槃宝剑剑首相对,形成一朵绽放的花苞。
漫天剑雨砸落,是天灾。
这二人的出现,则是神罚。
这意味着……整场东境战争,迎来了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力量打击。
涅槃,降临了。
青衫男人坐在辇车上,根本就没有起身,他凌驾于韩约的五盏天门之上,降临之时,极其小心地驾驭辇车,攀升到琉璃山领域的最高处,此刻根本不入琉璃盏范围。
宋雀的声音,响彻整座大泽。
“韩约。”
他隐于虚空之中,俯瞰大泽一切生灵,韩约掌心的“混沌世界”,根本就逃不过宋雀的法眼。
他看到了自己儿子的面孔,还有朱砂……甲子城的那些生灵,都还活着。
宁奕给自己传的那条讯令是准确的。
甲子城战败的背后另有真相,整座城池的生灵都被琉璃盏的搬运术挪移带走,这也就是说,自己的儿子,如今还活着。
滚滚雷音,在大泽方圆四处震荡,炸裂。
“韩约——”
“韩约——”
“韩约——”
书生抬起头,他安静笑着,望向穹顶上方的青衫男人,白袍女子。
“宋大客卿,辜圣主。”
韩约的声音同样响彻大泽:“既然来了,何不下来一叙?”
悬在韩约对面的宁奕,听闻此言,心中有些焦急。
关于韩约的谋划,以及六道轮回界的野心,他都传音给了宋雀……其实宁奕并不相信,一位星君有能力将两位涅槃拉下泥沼。
但……这个计划的主谋,名字叫“韩约”。
决不能给韩约一丝一毫的机会!
“我可以不出手,不涉及琉璃山的战争。”穹顶之上,剑器辇车传来了冷漠的声音,“只要你将我儿子和朱砂交出来,宋某立即离开。”
宋雀望向宁奕,看到了后者的眼神。
他平静注视着低于自己高度的那五盏天门,并没有轻敌,也没有托大。
“否则,琉璃山大泽,今日便会覆灭。”
剑器辇车上响起女子的声音。
辜圣主没有宋雀那样的耐心,她盯着韩约,缓缓起身,三十六柄剑器已经开始轮转,丝丝缕缕的剑意缭绕,随时有可能坠落。
“我给你三息时间。”
宋雀也拔出了自己的剑器。
他给了韩约一个选项,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真的需要止步在大泽上空。那五盏天门,他已经看得很仔细,很透彻。
韩约的确是一个不世出的奇才,疯子。
或许他真的能够在星君境界,迸发出媲美涅槃的实力……但想要依靠这座残缺的结界,以及星君境的微薄修为,吞下两位涅槃,简直是痴人说梦。
三息。
他真的只给韩约三息时间。
科技抽獎大亨
三息之后,韩约不交出净莲,他便会直接出手,将韩约抹杀!
百炼神体 血雾遮天
此后铁律惩罚,皇权降罪……他宋雀一并抗下便是。
“三。”
“二。”
数到一时,宋雀已经准备出手,书生忽然抬起了自己的手掌,那座沉堕着数万甲子城生灵的混沌世界,在这一刹缓慢漂浮。
然后韩约张开了自己的嘴唇。
“咕咚”一声。
他直接将那座混沌世界,吞入自己的腹中。
宋雀辜伊人,在这一刻齐齐站起,两位涅槃的怒火,再也无法遏制。
“大胆!”
“孽障!”
整座苍穹,几乎快被两位涅槃的气力震碎。
宋雀一剑抵斩而出,一道通天剑芒,从九霄之上坠落。
韩约不躲也不闪,他摊开双臂,平静直视着那缕粗壮剑芒的降落。
一瞬之间,琉璃山上空的霞光被炸得粉碎。
一瞬之间,大泽方圆十里的沼水翻飞如柱。
一瞬之间,韩约的胸膛,被宋雀一剑抵穿,粗壮剑芒笼罩之下,书生的雪白衣衫冰消雪融,只剩下一具枯瘦,而又坚韧的身躯,他摊开双臂的姿态始终未变,像是享受着这一剑所带来的疼痛。
视疼痛为快感。
书生的面容,在这一刻,甚至露出了笑意。
上一次感受到这种痛苦……是什么时候?
是叶长风降临琉璃山大殿的时候吧。
叶长风的剑意,比宋雀要痛太多了……以至于此刻的痛,虽然钻心,却难以让他找回当年的感觉。
只不过,抵入他胸口的,不止一剑。
辇车上空,剑屏破碎,三十六柄剑器刹那动了,先后化为三十六柄首尾衔接的飞剑,点破一连串虚空,直接将他贯穿!
宁奕怔怔看着自己面前的韩约。
两位涅槃出手。
这份怒火,这世上没有一位星君能够承受!
然而……被剑气几乎打碎浑身骨骼的那个鬼修,仍然在笑,而且笑得愈发肆无忌惮,浑身被剑气洞穿,但是他没有死。
宋雀没有杀他。
辜圣主……也没有杀他。
他刚刚吞下了那座混沌世界,宋净莲就在他的身体里。
“吐出来!”
宋雀瞬间红了双眼,掠下辇车,在他跃入六道轮回结界的那一刻,五盏悬挂天门全都动了。
人道,阿修罗道,畜牲道,饿鬼道,地狱道。
五道琉璃盏化身,裹挟着磅礴愿力,向着宋雀缠绕而来。
“滚!”
大客卿再是一剑,青灿剑芒,荡漾四方,直接将这磅礴愿力击碎,一圈涟漪荡开层层虚空。
可惜的是。
韩约最不怕的,就是死。
或许你一剑能杀死我,但我还有千千万万个我。
在这一刻,愿力荡漾,五盏天门,齐齐洞开,数不清的人影,数不清的生灵盘坐在这洞天之内,个个颂唱经文,摇曳烛火。
他们人人皆是韩约。
人人皆可死。
人人皆可活。
绝世狂医 灿若繁星
斧逆天祖
“夫君,一同杀下去!”
辜圣主驾驭辇车宝器掠下,她凤眉挑起,以剑意不断厮杀,对于韩约的这些分身,她杀起来毫不留情。
但实在是太多了!
这是东境举全境之力,收集了数十年的力量。
六道轮回,自成一界……这是真正的无上大道!
可惜的是,想要真正开启“六道轮回”,这些生灵,这些愿力,还不够。
中州的军队,在最后一刻,停在了大泽边缘,不肯再进一步。
韩约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
他被两道巨大剑芒贯穿,像是被十字架钉住,不得动弹,书生满是血污的脸上,直至此刻仍然挂着笑容。
遗憾的笑容。
也是满足的笑容。
“宁奕,你毁了我本该完美无缺的计划……”韩约低声笑道:“太子入泽,六道轮回此刻演化,我便不需再付出什么,哪里还需要去赌这一场?”
说话之间。
轰的一声。
韩约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燃烧。
这一刻,宁奕的脑海里嗡嗡嗡的。
韩约停滞在星君境界的光辉,在这一刻,发生了破碎。
书生抬头望着苍穹。
摊开双臂。
像是在拥抱炽烈的太阳。
壹劍風情狂少年 蒼天蟒
“今日……我入涅槃。”
……
盛世宠婚 沐光之橙
……
(今日就一章。)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