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zbnv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天啓預報討論-第七百零四章 你一生的故事展示-0vwgy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
漫长沉睡像是永无止境。
可在昏沉和昏沉的间隙,槐诗却被来自身旁的声音惊醒,睁开眼睛,看到了破碎的天花板。
是在哪一处已经废弃的神殿里。
透过坍塌的屋顶,便能看到闪耀的群星,丝毫不像是身在遥远的太空,仿佛还置身于现境的某处。
芙蓉玨 思路人
在他身旁,篝火正在旺盛的燃烧着,暖意洋洋。
槐诗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紧接着,却感觉到深入骨髓的各处剧痛,难以动弹,甚至连半截身体都没有感觉了……
麻了。
因为有一条比摩托还大的哈士奇,半截屁股压在他的胸口,正烤着火,睡的天昏地暗,鼾声震天。
鼻涕泡吹的硕大,口水在地上都积蓄了一大滩。
睡梦里,尾巴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他的脸,令槐诗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掀起的把狗尾巴连带着那半截屁股推到一边去。
终于能够轻松呼吸了。
再晚醒一会儿怕不是要截肢了。
槐诗倒吸着冷气,忍痛撑起身体,倚靠在墙上,看向四周。
空旷的神殿还未曾整理,神明的塑像已经荡然无存。
只有在门口的方向传来了谈话的声音。
是伊兹和另一个人。
这位美洲的贵血再没有抽雪茄,而是站在台阶下面,低着头,像是聆听着训诫和教导那样。
“……请替我转告玛玛基里亚。”
那个背对着槐诗的身影伸手,从他的手里接过了小小的盒子:“感谢她的预见与关怀,只可惜我无以回报。”
“我会的。”
伊兹郑重颔首,察觉到槐诗看来的目光,便微微一笑,向着面前的神明抚胸行礼:“那么,在下就不再多加打扰了。”
“啊?这就走了么?不多坐一会儿?稍等一下……”
巴德尔魔术一样从空气里抽出了一个巨大的坛子,放进了伊兹的怀里:“难得来一趟,带点蜂蜜酒回去吧,我前几天才新鲜酿的,放在你们那个叫……冰箱的东西里,应该可以保存很久。
不过过期之后就不要喝了,倒了吧,会拉肚子的。”
“呃……”
伊兹抱着酒坛子,表情抽搐了一下,颔首:“请,容许我告退。”
“好的。”巴德尔颔首。
可伊兹还站在原地没走,像是在等待什么一样,看到巴德尔毫无反应之后,便愣了一下,欲言又止。
“对了,差点忘了你们觐见的流程。”
巴德尔抬起手,一拍脑门,终于想了起来,直接伸手在酒坛子里沾了沾之后,洒了两滴在伊兹的脑门上。
“远方的旅人啊,我赐福与你,祝你……祝你……”
他想了半天,认真的说:“祝你家的好酒多到喝不完吧。”
看上去十足随便,但实际上万分真诚的赐福就这么搞定了。
伊兹的神情复杂的难以言喻,就从没见过这么实诚的祝福,而且……他也用不着祝福啊,传承贵血的上族想要醉死可太简单了,哪里会有喝不到酒的时候?
可毕竟是神祗的祝愿和赐福,觐见的凭证,作为使者,哪里有他挑来挑去余地呢。
只希望玛玛基里亚能喝的惯这罐子蜂蜜酒吧。
就这样,来自美洲的伊兹抱着巴德尔赠送的伴手礼,后退了几步,苦笑着转身离去。
而在神殿前面,那个映照在辉光中的身影终于回头看了过来。
微笑着。
神圣又庄严,只可惜范围并不包括头顶上那一顶金色莫西干头发……看上去就分外出戏。
让槐诗忍不住想要给他拽下来。
“你就不能换个发型么?”槐诗瘫在墙上,无奈吐槽。
“生来就是这样,我也没有办法,习惯了。”
巴德尔耸肩,回到他旁边,盘腿坐下来,打开旁边水缸的盖子,自己满满的倒了一大杯的蜂蜜酒,还给槐诗也塞了一杯。
仰头,一饮而尽之后,就像是肥宅喝了快乐水一样,满足的长出了一口气:“真好啊,没想到还能再喝到蜂蜜酒,现在的世界万岁!天文会万岁!”
槐诗的表情顿时也抽搐了起来,这货究竟是光明之神还是哪里来的死宅啊。
“喂,你好歹拿出一点作为神明的派头出来好吗?”
“可我本来就是最不像神的那个啊。”
巴德尔尴尬挠头,“岂止不像神,连个维京人都不像。以前没少因为这个被我爹说,这样下去的话,凡人很难会敬畏我啊之类的。
不过,要我说,敬畏不敬畏都没有关系,大家能一起喝酒吃肉才是最好的。”
“有道理。”槐诗点头。
喝酒吃肉才是最要紧的。
“对吧?”巴德尔愉快的笑了起来,“干杯!”
卡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
不是从碰杯的地方,而是从巴德尔越发虚幻的躯壳中。
槐诗动作停顿。
察觉到了不对……
巴德尔渐渐窘迫,有些不好意思的移开视线:“哎呀,这么快就要来了吗?比原本预计的快了好多……”
熬死諸天 大小豬蹄子
卡啪。
又是一声清脆的声音。
秒神传奇
他低下头,看到胸前的裂隙。
在他的体内,那一道残缺的日轮缓缓运转着,散发出越来越炽盛的辉光。好像正在……生长?
相较槐诗之间所看到的,‘一半’,已经恢复到了‘三分之二’的程度,而且恢复的速度好像还在加快!
明明应该是好事才对,可槐诗却从巴德尔的脸上看到了丝丝缕缕的不安和抗拒。
忽然之间,他体会到了一种微妙的失重摇晃感。
就好像……置身于开始加速的列车上一样。
“怎么回事儿?”槐诗皱起眉头。
“看来只靠阿洞,是锁不住那一部分‘我’的啊。”
巴德尔无奈的摇头。
在槐诗身旁,沉睡的破狗缓缓的翻了个身,毛发中不断有丝丝缕缕的亮光析出,向着巴德尔飘去。
那是属于光明王的力量。
本应该早就回归于祂的力量。
“这个,如你所见……好像咱们快要掉到现境去啦。”
巴德尔尴尬的笑了一下:“抱歉,我有点控制不住了。”
无法抗拒,这一份来自现境的吸引力!
随着巴德尔的逐渐恢复,神髓之柱的引力也开始渐渐增强,拉扯着他的存在,吸引着他回归。
这是来自天命的束缚,不论是巴德尔还是普布留斯都一样。
哪怕普布留斯已经死亡,可他的造神秘仪却已经成功了。
逝去的神明迎来复活。
倘若不及早控制的话,在引力的拉扯之下,赫利俄斯将再度从停滞状态恢复运行,开始无止境的加速,以本身的质量和神明之座,引发对现境和三大封锁的巨大冲击。
正因如此,巴德尔在会让槐诗以神魂加持的芬里尔吞吃烈日,而不是杀死之后让它回归己身。
只可惜,芬里尔的神迹刻印也无法拖延太久。
“没想到,有一天会因为坠落而亡啊……倒也同神明高高在上的样子相配。”
巴德尔自嘲的叹息:“原本还打算蒙混过关,想要回家看看呢。可惜,家太远了。”
他说:“来不及了。”
忍界最强者 想吃秋刀鱼
極黑之塔 幻想町
“等等,巴德尔!”
槐诗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生怕他就这么消失:“等一下,未必没有解决的办法……”
“不,我只是忽然想明白了而已。”
巴德尔平静的笑了起来,告诉眼前的朋友:“我的家已经不在那个地方了,槐诗,我的家已经没有了。”
这个世界,就已经没有他的家了。
从数百年前开始……
槐诗陷入沉默,无言以对。
也找不到什么话,去安慰他。
“哈哈,不要这么沮丧嘛。“
巴德尔拍了拍他的肩膀,“反正就算不回家也没有关系……其实,在之前的时候,我曾经在赫利俄斯的放映室里看过一个小片子。”
他回忆着那些记忆中的残影,出神的说道:“是说在海上,有一个孤独的老头儿住在很高有很多层的房子里,生活平静又安宁。
但海水每年会往上涨,所以他必须要向更上层修房……时间一长,所有的房子堆积在一起,就会像是积木一样。
等海水涨上来,曾经的居所就被淹没了,连带着过去的家具,曾经的回忆、照片一起。
等到有一天他蓦然回首的时候,水下是已经被淹没和遗忘了的庞大城市……他就明白,过去的一切都将消失在海中。”
“所以,我觉得这一次能住在船上是好事儿。”
巴德尔释然的耸肩,“至少不用再去想海里的老房子了,对吧?”
“……”槐诗没有说话。
可寂静里,失重的摇晃感再次加强了。
赫利俄斯开始加速了。
“看来,我得走了,槐诗。”
巴德尔伸手,从口袋里捧出了一只嘤嘤鸣叫的小白鼠,放进槐诗的怀里,“最后帮我一个忙,替我照顾好它吧。
鱼丸很喜欢你,你们一定可以合得来。”
槐诗张口想要说话,可是昏沉的感觉却越发的强烈了,来自神酒之中的力量浸透了灵魂,弥补着他的损伤,却令他的意识再度开始昏沉。
酒杯从他的手中落下。
他用力的撑起眼睛,想要看清眼前的轮廓:“等一下,我……”
“总要说再见的,槐诗。”巴德尔回头望着他,摆手,“就当我出了一个远门吧,不必相送,哪里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
他的脚步停顿了一下,却没有回头,只是轻声道别。
“你要归去人世之间,槐诗。”他说,“去你的所爱的人身边。不要叫他们死。要叫他们都能活。”
再然后,黑暗袭来。
.
.
就这样,巴德尔小心翼翼的切断了和槐诗的连接,维持着他灵魂的完整,走出了大门之外。
都市之吞妖噬魔
最后,眺望着那些摇曳的星辰。
当他打开了口袋里那个小小的盒子,捧起其中的槲寄生的时候,神情却陷入了挣扎和犹豫。
好几次,都咬牙下手,可却没有勇气下定决心。
说来丢人……
他怕痛。
直到身旁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下不了手的话,要我帮忙吗?”
说话的,是依靠在神殿廊柱上的彤姬。
巴德尔如蒙大赦,长出了一口气:“那可就太谢谢你了。”
“没关系,我是善解人意又好心的大姐姐嘛。”彤姬接过了槲寄生,向他眨了眨眼睛:“况且,我家的契约者可有劳你关照了啊。”
“这个时候就不用宣誓主权了吧?”
巴德尔摇头,有些唏嘘:“真没想到是你来送我最后一程……这就是所谓的命运么?”
彤姬低头,把玩着手中那一支槲寄生,却并不急着动手,反而忽然问道:“喂,巴德尔,你知道,命运这种东西的本质是什么吗?”
“嗯?”
巴德尔不解,想了一下之后,问:“未来?还是注定发生的一切?”
“谁知道呢?”彤姬随意的说道:“常人敬畏命运,因为其不可知,而神祗敬畏命运,是因为其不可控……不论你怎么工于心计的安排,却总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问题,你的父亲就因此吃了大亏哦。”
“听上去真让我这个当儿子的有些难堪。”
“大家都吃过一样的亏,没什么可不好意思的。”
彤姬停顿了一下,郑重的说:“不过,据我所知,在有些时候……在有些重大的时候,命运本身,也是会被干涉的。”
“干涉?”巴德尔摇头:“被干涉之后的命运,还是命运么?”
“说不定它注定被干涉呢,是吧?反正一个模棱两可的东西,怎么解释都解释的通,不过究其本质的话,就会感觉它其实婊里婊气的,一点原则都没有。”
彤姬说:“因为它会站在赢家那一边,准确的说,是站在更‘重’的那一边——它本身就像是一个奇怪的天平,一个处于不断变化的黑箱……
啊,用现代的术语来说,应该是处于事象的叠加态之中吧?听上去可真是太科幻了,和我们这些神一点都不沾边。可一旦两种命运碰撞在一起的时候,便注定会有一种命运被压垮。当叠加态开始坍缩的时候,更强的观测者会取得胜利。
所以,就会有极小概率的事情在细节上发生,导致源源不断的变数,一方看起来九死一生,却有成功的可能,但实际上,早已经注定败亡。”
“这也不过是假说吧?”
巴德尔摇头:“没有确切的证明,依旧是不着边际的猜测。”
“有时候,有一点暧昧和模糊,才会更浪漫——这样的道理料想你不懂吧?”
彤姬并没有坚持自己的说法有多么正确,反而像是在谈论一个有趣的流言一样,兴致勃勃:“就算是有所缺陷和捕风捉影,至少可以解释的通所发生的一切,不是么?
造神秘仪所形成的影响,和有可能造成的后患,对于现境太过庞大,导致命运因此而自发性的偏移,想要将一切纠正回正轨。
因此,才会有这一切的发生。”
才会有诸多巧合。
因为太阳神这样的上位者吸引,传承天问之路的槐诗才会来到赫利俄斯之上。
因为神明在现境之外的再生,对于现境是巨大的灾害。因此,最不会为了自己去伤害别人,同时也是最容易被杀死的神明才会降临。
“换句话说,你的到来,也是命运的选择……这大概就是天意了吧?”彤姬无所谓的说道:“或许,纯粹就是巧合呢。”
她说:“就看你喜欢哪个。”
“您这是在安慰我么?”
巴德尔愣了一下,感激的微笑:“听起来像是现在的世界选择了我啊……这样的说法,倒也不赖。”
“不觉得愤怨么?”彤姬问,“你可是注定死亡的哦。”
“没有。”巴德尔摇头。
“也不觉得遗憾?”
“……有一点吧。”
巴德尔感慨:“要说有什么愿望的话……真想去看看如今的世界啊。可槐诗所说的那个世界那么美好,如果因为我消失的话,那就太遗憾了。
“在自己和世界之间选择了世界么?”彤姬颔首,“真有你的风格啊,巴德尔。”
“我竟然有那么高尚么?”
“有啊,毕竟你就是那种不愿意让别人伤心的人嘛。”
巴德尔摇头:“这对北欧神来说可不算褒奖。”
“对你有意义就足够了。”
彤姬停顿了一下,神情郑重,向着眼前的神明致以感激:“谢谢你为槐诗所做的一切,巴德尔。”
她说:“谢谢你。”
巴德尔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那你会为我哀悼么,曾经的太一阁下。”
“不会哦。”
彤姬的神情嫌弃起来,“把好心人的黑历史挂在嘴边的家伙是不会有人同情的——况且,不是还有一个约定在等着你吗?”
她提醒道:“那个,独属于你的,约定。”
巴德尔愣在原地。
“你还记得她的,对吧?那个等待你的人。
那么多年了,她一直信守着约定,残留着最后的执念,在孤零零的在地狱里,在没有光的地方沉睡,等待你的到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现在,赴约的时候到了,巴德尔。
这一次,你还会信守承诺吗?”
“……那是当然啊。”
巴德尔颔首,坦然回答,“怎么会让她孤单一个人呢?”
“很好,巴德尔。”
彤姬赞许的说,“你果然是最善良的神明啦——”
就在那一瞬间,槲寄生,刺入了他的胸膛。
并不觉得痛苦,也不觉得害怕。
神明在无声的崩溃。
当这一瞬间到来的时候,巴德尔却抬起头,凝视着眼前的人,等待。
等待她说出那句话。
那一句真正令一切告以终结的咒语。
于是,就像是很多年前,就像是每一个有关巴德尔的故事结尾那样。
彤姬昂首,宛如向命运宣告一样。
再一次的说出了那句话:
“——让海拉,得偿所愿吧!”
在那一瞬间,无形的桥梁被再度接续。
在巴德尔的面前,有黑色的大门无声涌现,洞开。
在黑暗的最深处,有一个遥远的身影浮现,渐渐清晰。
隔着这一扇存在与虚无的大门,她怔怔的凝视履约而至的身影,好像不敢置信一样,也不敢伸手去触及他的面孔。
“抱歉,让你久等啦。”
巴德尔微笑着,伸手,握紧了她的手掌,“我来履行约定了,海拉。”
然后,展开双臂,拥抱着那个孤独的幻影。
这一次,一定不会再让你孤身一人……
就这样,再无犹豫,光明同死亡牵手,随她一同走向遥远的黑暗中去,只是在离去之前,最后看了一眼这身后的一切。
微笑着道别。
修真天戮
为这一场短暂的相逢,献上感激。
永别了,我的朋友。
请你,为我哀悼吧……
.
.
“诶?真就这么走了吗?”
彤姬站在原地,凝视着他们消失的地方,忍不住叹息,摇头:“真是留下了好大一堆烂摊子给我收拾啊……还有你,宙斯,你也应该滚蛋了吧?戏已经演完了哦。”
“我可和奥丁的儿子不一样,只要还能苟延残喘一会儿,我就会死皮赖脸的继续磨蹭的。”
宙斯的残缺幻影浮现,环顾着这一切:“况且,这不是还没完么?最重要的结局,还没有开始呢。”
在神明消逝的地方,有更加辉煌的光焰升起,扩散——令赫利俄斯周围的日轮之环变得越发刺眼。
乖乖前任你别逃
那是即将喷发的回光之泉!
巴德尔的神魂虽然已经逝去,可是这不是在现境,这一份力量无法穿过世界的轴心,成功回归。
这样下去,被赫利俄斯吸收或者被什么人利用了的话,反而更麻烦吧?
宙斯倒是想要看看,她会怎么解决最后的收尾。
“很简单啊,宙斯。”
彤姬平静的凝视着手中的槲寄生,说:“只要再进行一次刚刚那样的仪式,把那些残留的力量消耗掉就好了。”
宙斯疑惑的皱眉。
难以理解。
确实,这是一个办法,可问题在于:巴德尔已经死了,又如何再杀死他一次呢?
“……嗯?这不是还有一个现成的么?”
彤姬回首,看向神殿里。
那里,确实有一个现成的替代品。
一个曾经承载了巴德尔的神降体,几乎可以视作光明王人间化身的存在……作为代替巴德尔的人选,确实无出其右。
可问题是……
“这你都能想得到?”
宙斯陷入呆滞,目瞪口呆:“你还是不是人?”
你不是说契约者很重要要好好爱惜的么!
哪怕是无耻如他,也没有想到过……世上竟然还有如此缺德的操作!
震撼奥林匹斯一整年!
“放心,寻常人的话不行,但他的话,一定没问题,在作为巴德尔的神降体之前,那可是我的契约者。”
彤姬回头,微笑:“要对我选中的人有信心……况且,我可唯独不想看到我家契约者难过的样子呢。”
哪怕做不到挽回这一切,至少要给他留一点可堪回忆的东西才对。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