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bnh4超棒的言情小說 大明流匪-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報仇閲讀-7oxtu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坎坎塔达瞅了一眼布和,说道:“和谈的事情不会出现,你不用担心了。”
“大汗跟你说了不会和谈?”布和问道。
就在这个时候,边上的一名台吉用胳膊撞了一下布和,低声说道:“你看看那边?”
布和先是一脸不解的看了一眼用胳膊怼自己的那名台吉,随后目光朝坎坎塔达身后看了过去。
视线看到的地方,马背上横跨一人,脸朝下,背朝上,就这么趴着在马背上。
“那,那人怎么了?”布和说话变得有些结巴。
通过马背上那人的服饰,联想到坎坎塔达刚刚的话,心中有了某种猜测,额头上的汗珠一下冒了出来。
“大汗,”坎坎塔达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好半晌才语带哭腔的说道,“大汗被虎字旗的人给害死了。”
用力说完这句话,眼眶中的泪水流了下来。
蒙古包前的一众台吉听到这话,脸色均是骤然一变。
卜石兔人虽然没用一些,可地位在众人之上,不然他们这些人也不可能服气卜石兔做大军统帅。
现在卜石兔一死,不亚于晴天霹雳,让在场一众台吉整个人都是懵的。
“大汗,大汗怎么了,大汗呢!”一众台吉后面,扎木合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一把抓住坎坎塔达,眼睛怒瞪,仿佛要吃人。
坎坎塔达没有责备扎木合的无力,嘴里长长的叹了口气。
“大汗在这儿!”坎坎塔达身后的察喀克开口说道。
扎木合抬头看向察喀克,余光注意到察喀克旁边马背上的人,脸色顿时惨败无色。
“大汗!”扎木合惊呼一声,踉跄的跑过去。
马背上那人身上的服饰,他一眼就认出来,是大汗离开时穿戴的服饰。
情缘 至尊
到了近前,扎木合小心翼翼的从马背上把卜石兔的尸体抱了下来,看到卜石兔咽喉处的羽箭,顿时哭了出来。
他的这么一哭,周围的蒙古人都哭出声来,哪怕没有眼泪的人,这会儿也都用袖子遮住眼睛做出哭泣的模样。
“老台吉,大汗是跟你一同出去的,为何你回来了,大汗却死在了外面。”扎木合目光凛冽的盯向坎坎塔达,声音像冰块一样寒冷。
坎坎塔达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语带哭腔的说道:“是木木扎,他被虎字旗的人买通了,趁我没注意,用箭射在大汗的咽喉,是我无能呀!”
说着,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
“怪不得大汗咽喉这里有一支羽箭,原来是出现了内贼。”哈尔巴拉破口大骂道。
布和语带狠腔的说道:“木木扎呢,把他带过来,我倒要问问他,虎字旗给了他什么好处,居然谋害大汗。”
“对,把木木扎带上来。”
“这种狼崽子,应该被万马踏死。”
“杀了木木扎给大汗报仇。”
一众台吉叫嚣着,周围全都是要给卜石兔报仇或是杀死木木扎的声音。
“是我无能,让木木扎跑了。”坎坎塔达无力的说道,脸上满是愧疚的神色。
布和说道:“肯定是逃去青城投奔虎字旗的人了,走,咱们带大军去青城,让虎字旗把木木扎交出来。”
野蛟戲傲鳥 偶然記得
“对,交出木木扎,不然咱们就攻城。”土谢图汗部的衮布在一旁大声说道。
这个时候,兀鲁特部的哈尔巴拉突然开口说道:“大汗的仇要报,可现在最重要的是大汗的身后事,诸位别忘了,虎字旗大军就在十几里外的青城驻扎,随时有可能攻过来。”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之前那些叫嚣着要找虎字旗报仇的人,这会儿也都全不言语了。
“老台吉,除了木木扎之外,还有谁被虎字旗收买,为何我没有见到木木扎带走的那些甲士,莫非他们也和木木扎一样,被虎字旗收买了?”就在周围安静下来的时候,扎木合盯着坎坎塔达说道。
坎坎塔达吸了口气,道:“当时木木扎杀害了大汗,我以为他们和木木扎一样,都被收买,便下令对他们射杀。”
“这么说他们都死了,还是死在老台吉你的手里?”扎木合语气阴冷。
坎坎塔达闭上眼睛点了点头。
边上的哈尔巴拉说道:“单单是木木扎一个人,肯定没有这么大胆子做这样的事情,肯定还有同伙,老台吉这么做也不算有错,何况这些人护卫大汗不利,就算没有被虎字旗收买,他们也该死。”
“怪我,当时大汗一出事,我也是慌了神,忘了抓活口。”坎坎塔达自怨自艾的说。
扎木合怀里抱着卜石兔的尸体,声调阴寒的说道:“我会为大汗报仇的,不管是谁杀了大汗,我都会杀了他为大汗报仇。”
破天神王
说话时,他一脸恨意。
“对,要为大汗报仇,不仅要杀了木木扎,虎字旗也不能放过,此事背后的主使就是虎字旗的人。”一旁的哈尔巴拉说道。
扎木合深深的瞅了坎坎塔达一眼,双手抱着卜石兔尸体,往前面的蒙古包走去。
蒙古包前面的众多台吉往左右两边退让,留出一条过道给扎木合过去。
夜与乐的葬曲
三國之呂布傳奇
蒙古包的门被人打开,扎木合抱着卜石兔尸体走了进去,后面跟着各部的台吉,全都一同进了蒙古包里。
卜石兔的尸体被放到了床板上,咽喉处的羽箭也被扎木合用刀割断,然后拔了出来,粘满血渍的箭头放到了一旁。
人死了已经有一些时候,拔出羽箭的时候并没有流出多少血。
一众台吉在蒙古包停留了一会儿,见扎木合带着人给卜石兔整理妆容,一些台吉便从蒙古包里面退了出来。
痛爱之情迷少爷 荒岛孤鸟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接下来要怎么办?青城还要不要攻打了?”布和拉着漠北来的衮布,在蒙古包外面低声交谈。
衮布瞅了一眼一旁卜石兔的蒙古包,随即低声说道:“你真相信是虎字旗的人弄死了卜石兔?”
“信个屁。”布和低声骂了一句,旋即又道,“木木扎是卜石兔身边的亲卫,真要想害卜石兔,随时都有机会动手,用不着等到今天。”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