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pai8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火影之神級系統 線上看-第595章 天下第一人閲讀-lipj5


火影之神級系統
小說推薦火影之神級系統
书生见她这样,还是没有露出半点缓和。因为他知道,这个女子看似柔弱,其实早是个无数万岁的超级老太婆!
他也清楚。
这女人一直不摘面具,无非就是不敢露面。
书生是现代修士,他认为一切不敢露脸的女人,哪怕身材再好,都可以视为干瘪的香蕉,都是老女人!
他不会手下留情的。
神浮塵 執著的小醜
邪仙 無極
“抱歉,老B,你受死吧!”他怒吼着将自己的拳风挥了过来!那女人恐怕还没有从那句老B的词语中醒转,正在懵逼!
“啪!”的一声,她被书生的拳头打给了出去。这女人在地上滚了几圈后,当即露出了一丝悍然:“怎么可能,你的天资明明是下等中的下等!怎么可能还有这样的实力,你明明连大乘的资质都没有啊!”
书生冷冷的看着他,他晃了晃生疼的拳头:“老B,老子的资质确实差!但我殴浩阳怎么会甘心做一个普通人!
老子凝练了万年的寿元,为的就算让自己的修炼更进一步!只要能够打败你,我就是豁出了老命也没有关系!”
“你到底想要干嘛,奴家似乎不认识你吧!”女人忽然改变了语气,冷冷的看着书生。
“简单,只要你把枯夜国长寿的秘密交给我,我就可以饶你一条性命!”
仙御九霄 舒巴坦钠
“长寿的秘密,你不是都知道了嘛。”女人奇怪的看着恢复实力的书生。
“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个。”书生嘴歪了一下,他一步一步向着女人走来,后者的脸色终于开始转变了:“你是怎么知道不死神器的秘密的!”
“哈哈!老子可是有系统的人,即便是十重天之后的世界,我也见识过,更别说你这个小小的仙界遗民了。”
“你知道我来自仙界?”终于,女人的脸色不在平淡,他颤颤巍巍的看着书生,仿佛整个世界,都被这个人的笑脸给填满了。
“哼!要不是我的系统残缺不全,我也不可能在仙界大战的时候,被打下凡尘,也用不着跟你一个女人较劲了。
抱歉了,女人,怪就怪你的运气不好吧。”书生抬起自己的胳膊,再次朝着女人打来,可是在即将攻击到她的时候,他忽然闪到了一旁。
一道寒气凝重的长枪射在了他刚才站立的地方!
“龙且的命是孤的!也只有孤才有资格杀她,你这刁民算什么东西,敢在本王的面前放肆!”
声音宏大!
神醫都市行 無常
那名枯夜国王就像一尊冰雕一样,站在了书生的后面。他急忙转身,死死的锁定了那具尸体!
枯夜国王虽然没有血色,但身体的气质却非凡俗之人能够比拟的!
他是凡人修仙,并且自身也有着举国飞升的大志愿!若非如此,枯夜国王早就已经横渡虚空,成为一名真真正正的仙家之人!
地面上的女人负责的看着枯夜,她知道,这次这名尊上此时,不再是她的国王,而是以她的仇家身份过来的!
“你来啦。”女人有气无力的看着他。
枯夜国王没有理睬,他继续将目光投在书生身上:“我先收拾你!”他忽然一声冷哼,周遭的气流在眨眼的功夫直接落到了绝对零度!
这次不是伴身气流,而是在枯夜国王全力催动的情况下。周围的温度根本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甚至在半秒之后,又突破了绝对零度!
枯夜国王打破了物理法则,直接将温度催到了零下500摄氏度!
这个温度已经是绝对零度的两倍!
书生感到了凉了!
他虽然知道这位枯夜国王乃是当世最强的渡劫修士,可真正遇到了还是感到惊惧,不知不觉,手脚已经开始冰封了起来!
“系统,开启火龙王模式!”
“是的,主人。”一声冷冰冰的声音在虚空中传来,书生的身体马上被一层厚厚的透着龙影的铠甲包围了,他伸出双手,作喇叭状的放在了自己的嘴巴。
“灭龙魔法-火龙的咆哮!”
一条以空间为燃料的火龙从书生的嘴里喷了出来,他呈现螺旋状,刚刚飞起,就夹杂在火元素的力量,冲向枯夜国王。
枯夜国王警惕!
慶祝新中國成立65周年知識競賽500題 本書編寫組
这种招数虽然没有见过,但从威力还是气势来看,绝不是普通的异术能够比拟的,甚至根本就没有异术能够比拟!
就枯夜国王现在知道的术法,还没有任何一个能跟这种招数的复杂程度相比!
“这便是仙界的招数嘛!”枯夜国王不懂,但他并不会束手就擒的!
人不知鬼不覺
古今天下第一人!
永恒不败的最强渡劫期,正面杠上了连仙人都未必吃的下的异界招数!
这是书生从系统那得来的动漫招数,乃是出自妖尾世界的主角绝技,妖尾世界的主角,可是凭着这一手的招数,横跨了整个作品。
这么熟练的一招,岂是普通修士能够对比的。
枯夜国王的寒气刚刚触及到龙炎,就被直接推回了原位,枯夜国王也被反噬的寒气重伤了躯体!
他没有停下,哪怕心脉已经开始不稳,他依旧朝着那漫天的龙炎冲了过去!
利用寒气加身,枯夜国王顶着巨大的压力,直接冲过龙炎,一拳打在了书生的嘴巴上,后者像一只歪嘴的战神,连反击的功夫都没有,就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大響馬1900
枯夜国王站在了原地。
他保留着之前的动作。
不是他不想动,而是他的道心在龙炎的炙烤下已经彻底崩碎,他的灵魂也崩溃了。带着这样的情况,他慢慢的倒了下去。
“不!”那名女子忽然叫了起来。她噙着泪水冲了过去,因为着急的缘故,女子用胳膊拖住了枯夜国王。
这个时候,她只感觉两手轻盈,那笨重无敌的国王躯体,居然不在那名厚重,也在也没有了那种能给予她的安全感。
“为什么要这样,你明明可以逃的,为什么要留下来!那个人只是渡劫期,即便异术在横,你也可以拖到他的力量消散!你没必要留下的!”女子痛苦的跪了下来。
枯夜从腰间取出一把匕首:“我说过,背叛我的人只有我能杀!你是我的女人,即便你真的有罪,也不是别的男人能够碰你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