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9bc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炮灰郡主要改命 txt-第一百八十三章 不是親媽看書-sjsls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丁一缓缓道:“主子,别说了,揭发这件事情的人,就是您啊。”
“这怎么可能?”丁潇潇怒道,“他就是我写的,我会不知道他亲爹亲妈是谁。”
“你写的!?”临邑突然飞身而至,揪住丁潇潇的衣领,依然是发了狂性,“那封信是你写的!?你伪造这种东西,到底想干什么!走,你跟我走!去向所有人解释!”
丁一慌忙阻拦:“临邑大人,您清醒一点,那信您也看了,分明就是老夫人的亲笔,有印鉴由日期,纸张陈旧。怎么可能是我家主人伪造的,我家主人什么字迹,您又不是不知道!”
丁潇潇终于明白了事情原委,低声问道:“什么信,在哪里?”
“被承阳少君,不是,被安城侯带走了。”丁一喃喃道。
我是圣光骑士 笔尖魂
为什么宋和一直有恃无恐,为什么他对城主之位始终虎视眈眈,原来,竟有这一层关系藏在其中。
“信是怎么被发现的?”丁潇潇又问。
丁一摇摇头道:“这件事情我们也想不明白,老妇人的亲笔信居然就藏在这座园子里。您进来之后,金将军的人马追着临邑大人就冲了进来,将这里搜查了一遍,从匾额后面找到信封,里面装着的,正是那封亲笔信。”
海賊之王者路 墅宅
丁潇潇瞥了临邑一眼怒道:“你是个傻子吧,我们全都被摆了一道你没发现吗!?金将军什么地方都不找,就搜匾额后面,你都不奇怪吗?当时,为什么不拦着!?”
临邑也火了:“你把这种东西藏起来,不告诉城主也不告诉我,然后将我们引到这里,又将城主控制在你身边,让他百口莫辩。”
丁潇潇突然觉得,自己写的这个武痴临邑不是仅仅是个武痴,根本就是个傻子。
“百口莫辩?你让他辩什么,他能决定自己的身世吗!你现在不应该赶紧找老夫人想想办法,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吗?”
临邑不说话了,他粗暴的搓着自己的头,就仿佛那不是他长出来的一样:“老夫人已经封了承阳少君为安城侯,应该想用这个封住他的嘴吧。可是宋和得寸进尺,还要求必须废了城主,否则他就将老夫人与老城主将一个捡来的孩子冒充城主嫡子继承的事情昭告天下,让屈家再无翻身的可能。”
说了半天,主人公哪去了,丁潇潇着急问道:“屈雍人呢,不说是被我控制的吗,控制哪去了?”
临邑低声道:“为了阻止消息外流,他主动跟着金将军走了,现在应该已经回城主府了。”
不是亲妈也是养母,这个节骨眼上,屈雍选择回去与他们站在一起,也算是人之常情。
“我们就被关在这里,等候发落咯?”丁潇潇分析局势。
临邑虽然一百个不想承认,但是确实是事实,只能沉默代答。
“柳曦城呢,还有侯兴?”丁潇潇又问。
重生之最强豪门千金 淡蓝紫凌
“柳神医帮您拔针之后,也跟着城主回去了。”丁一说道,“侯兴因为擅闯军营,被金将军扣下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丁潇潇来回踱步,仔细想了想这几个月的前因后果,终于明白了宋和明明已经代城主了,还是竭尽全力搜捕屈雍的原因。
他手里早就捏着屈雍的秘密,想要个名正言顺,就必须让事主当面承认。
老夫人对承阳府的予取予求最终只是喂大了这只野狼,当真是不叫的狗咬起人来特别的疼。
此刻,屈雍已经坐在老夫人对面,几个月未见,老夫人苍老的程度比他们几年不见还要大些。
“所以,您极力反对我与潇儿的婚事,让我与承阳府结亲,都是因为这件事情吗?”
老夫人默默点了点头,屈雍失踪这段时间,她已经竭尽全力扶植承阳府,几乎到了予取予求的程度,但是,宋和还是不肯给她这个颜面。
“所以我没有七岁之前的记忆,也是因为您吗?”屈雍好奇这件事情很久了,就像是一夜醒来,他突然有了西归城少主的身份,之前的一切就仿佛从来不曾有过。他常常觉得自己从天而降,落在了城主府里一般。梦里的种种分不清现实虚幻,最终摧毁了他幼小的心灵,癔症从那时候开始也越发严重。
“那我到底是谁?”屈雍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老夫人抬起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对面这个自己瞒了半辈子的秘密,长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当年我和屈胜成婚后,生下一子,这个孩子从落地开始就病痛不断。我们以为还年轻,日后还会有孩子,没想到一直到这孩子六七岁了,我还是……他自小泡在药罐子里,体虚无力,终于有一天,油尽灯枯了。”
这么多年,老夫人终于可以为自己亲生子掉一滴眼泪了,她闭上眼睛沉吟片刻,还是狠狠擦掉了泪。
“承阳府这么多年来越发虎视眈眈,这件事情保不齐要被承阳君拿来大做文章,我和你父亲……我和老城主商量,就说去寻医问药了,带着孩子离开城主府,去了药鼎。”
丝缠绵 少无邪
“药鼎?庐州药鼎山?”屈雍意外道,“那是东南,距离西归极其遥远啊。”
老夫人点点头:“当时雍儿全靠针石续命,只剩一口气了,药鼎是我唯一的希望,如果不成,只能认命。”
炮灰也要逆袭
屈雍已经知道答案了,那孩子定是没有救活,他同情的看着对面的妇人,此刻终于觉得她是个平凡的母亲了。
“我们一直求医于孙持重先生,他就是药鼎的大弟子,几乎继承了药鼎衣钵。”老夫人说道。
屈雍点点头:“他是柳曦城的师父,我见过他老人家。”
“所以,对于药鼎能救我儿性命,我也没敢抱太大希望,其实,当时心中已经有打算,准备借着这个时间,找一个年纪相仿的孩子,代替他。”
病儿自然是不能经常抛头露面,即便外出也是包裹严实的,再加上庐州路途遥远,来回一次怎么也要半年,到时候再慢慢的露面,倒是有可能掩人耳目。
“没想到天可怜见,我再去泸州的路上,就遇到了你,还有曦城。当时,天下着雨,你们俩倒在路边的草地里,浑身是伤,奄奄一息。”
屈雍虎躯一震,从小经常梦见的场景,居然是真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